二维码
搜索
二维码

微信:

法律新闻

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法律新闻 » 利害关系人代书遗嘱
  • 广
  • 天空蓝魔虾
  • 澳洲淡水小龙虾
  • 鳌虾
  • 虾粮

利害关系人代书遗嘱

作者:aysz01 发布:06月08日 阅读:4次

利害关系人代书遗嘱 终被认定真实有效

通讯员 任雅丽

要点提示:

根据我国继承法的规定,代书遗嘱应当有两个以上见证人在场见证,由其中一人代书,注明年、月、日,并由代书人、其他见证人和遗嘱人签名。下列人员不能作为遗嘱见证人:

(一)无行为能力人、限制行为能力人;

(二)继承人、受遗赠人;

(三)与继承人、受遗赠人有利害关系的人,如继承人、受遗赠人的债权人、债务人、共同经营的合伙人等。

因此遗嘱代书人、见证人应当同时具备下列条件:$ i- r2 Z o- y3 J (一)年满十八周岁的成年人或者是十六周岁以上以自己的劳动收入为其主要生活来源的人;

(二)理智健全的正常人;

(三)能够了解遗嘱内容、知晓遗嘱所用语言的人;

(四)与继承遗产无利害关系的人。/

案例索引:

(2009)迎民初字第XX号

案情:

原告毕某与来某(于2008年6月15日死亡)于1978年12月28日登记结婚(双方均系再婚)。二人婚后分别取得了位于太原市程家村东巷1号房屋一套(建筑面积49.13平方米,产权人登记为毕某)和位于青年路199号房屋一套(建筑面积70.30平方米,产权人登记为来某)两套房屋的所有权证。该两套房屋经山西某房地产估价有限公司评估,价值分别为19万元、31万元。

原告来A、来B、来C和被告来D系被继承人来某的亲生子女。原告王某系原告毕某的女儿代书遗嘱,在毕某与来某结婚时尚未成年。

从2004年年底起,原告毕某开始与来某分居,直至来某去世后的葬礼,毕某也未参加。来某曾于2005年1月11日、8月11日两次在本院立案要求与毕某离婚。第一次起诉以撤诉结案,第二次因来某死亡而终结。

原告来A、来B、来C和被告来D向法庭提供了来某2005年9月16日的《遗嘱》。该遗嘱的第二部分“财产问题”写明“存折不到2万元,房子一套。毕某弃我而去有九个月,九个月是儿女们照顾,所以她没有继承权,应该归我儿女所有,我口述,老龄委主任席书记、王老师、许老师、黄老师作证。”

诉辩:

原告毕某认为,我与来某于1978年12月28日依法登记结婚(双方均系再婚),婚后1985年双方购买了太原五中宿舍即位于太原市青年路199号房屋一套。2008年6月15日来某死亡,现该楼房由被告来D占有。请求判令我对上述房屋拥有一半即35.15平方米所有权。2、要求对该楼房另一半即35.15平方米与被告依法继承并分割。

原告王某认为,其有权参加继承,并依法分割遗产。

原告来A、来B、来C及被告来D认为,一、原告毕某在诉状中所述太原市青年路199号房产并非属夫妻共同财产,应当属于包括我们及被告来D在内的家庭成员的共同财产。二、根据我父亲来某生前遗嘱和原告毕某未履行扶养义务代书遗嘱,有遗弃行为,可以明确原告毕某对上述房屋不享有继承权。三、原告毕某始终故意隐匿属于夫妻共同房产的事实,在遗产分割时应当不分或少分。四、本案的另一当事人王某未尽赡养义务,根据我父亲来某的遗嘱,其不应享有继承权。五、我们和被告来D为了给父亲治病在2005年至2008年8月期间借债5万元尚未偿还。对于此债务应当从夫妻共同财产中扣除。

审判:

原告来A、来B、来C和被告来D认为位于太原市青年路199号房屋属于家庭共同财产,原告毕某认为位于太原市程家村东巷1号房屋属于自己的儿子王某(案外人)所有,但双方的主张均不能对抗该2套房屋产权证上所反映出的所有权人登记为“来某”和“毕某”的事实,根据物权的公示公信原则,权属证书是权利人享有该不动产的证明,故双方的上述意见,均不予采信。

根据《继承法》及最高人民法院关于贯彻执行《中华人民共和国继承法》若干问题的意见规定,“代书遗嘱应当有两个以上见证人在场见证,由其中一人代书”,且继承人不能作为遗嘱的见证人。涉及到本案,原告来A、来B、来C及被告来D提供的2005年9月16日的《遗嘱》,由被告来D执笔,来某生前所在单位的王某、许某、黄某作为见证人。遗嘱的内容又经立遗嘱人来某予以确认并签名, 且三位见证人均出庭做证,证明立遗嘱人来某口述遗嘱内容时神志是清楚的,故可认定该《遗嘱》的真实性。

该遗嘱上明确写明“毕某弃我而去有九个月,九个月是儿女们照顾,所以她没有继承权,(房子一套)应该归我儿女所有。”该遗嘱排除了毕某和王某对来某遗产(位于青年路199号5幢102号房屋)的继承权。

本案涉及的2套房屋系原告毕某和来某的夫妻共同财产。来某遗嘱中关于处分属于自己财产的部分内容有效,其处分超出自己共有部分的内容自然无效。因2套房屋进行了价值评估。故位于太原市程家村东巷1号房屋应属原告毕某所有,位于太原市青年路199号房屋属于原告来A、来B、来C及被告来D所有。由于该青年路的房屋价值大于另一套房屋,所以四人还应酌情补偿原告毕某6万元差价款。

焦点:

本案当事人争议的焦点是:2005年9月16日由被告来D执笔,来某签名的《遗嘱》的效力。

原告来A、来B、来C和被告D提供了2005年9月16日的《遗嘱》和来某生前所在单位的摄像资料。认为该遗嘱合法有效,被继承人来某的遗产应按遗嘱继承。

原告毕某、王某对上述证据质证后对遗嘱的真实性有异议,认为被告来某是利害关系人不能作为遗嘱的见证人和笔录人。对影像资料也不认可,怀疑来某的四个子女为了多得遗产有删除影像和录音的可能。并提起文检司法鉴定的申请。经太原警官职业学院司法鉴定中心鉴定,遗嘱上“来某”的签名确系其本人所签。

第一种观点:根据我国继承法的相关规定,遗嘱是要式法律行为,遗嘱人必须按照法律规定的遗嘱形式和有效条件设立遗嘱,才能于遗嘱人死后发生执行的效力,否则遗嘱无效。代书遗嘱也不例外,其有效成立必须具备相应的形式要件和实质要件,其中的实质要件就是代书遗嘱的内容必须是遗嘱人真实意思表示,且设立遗嘱时遗嘱人必须具有完全民事行为能力。本案中,对被告提供的遗嘱人来某的遗嘱,因原告末提供相反的证据证明该遗嘱非来某的真实意思表示,且书写遗嘱时来某不具备完全民事行为能力,故对被告提供的遗嘱在形式要件上应认定是合法的。

第二种观点:虽然本案的遗嘱是真实的,但并不能据此认定遗嘱的有效性,因为鉴于代书遗嘱的特殊性,继承法中对代书遗嘱成立的形式要件也作了详细规定:为了确保代书人所书写的遗嘱确实体现遗嘱人真实意愿,代书遗嘱应当有两个以上见证人在场见证,其中一人代书,注明年、月、日,代书人、其他见证人和遗嘱人都必须在遗嘱上签名盖章。由此可见代书遗嘱中的代书人,必须是见证人之一,见证人之外的其他人无资格代书,该规定对代书人资格的要求是必要条件而非选择性条件,且《继承法》第18条对见证人的资格也作了强制性规定。综观本案,被告提供的遗嘱由本案当事人来D执笔,是法定继承人之一,应视为法律上的利害关系人,故该份遗嘱不符合代书遗嘱的形式要件并且代书人来D并不是该份遗嘱的见证人之一,当然不能成为该遗嘱的代书人,故被告提供遗嘱形式要件均有欠缺,应认定为无效。

评析:

随着法治观念的深入人心,订立遗嘱已经被越来越多的人所接受,人们渴望通过一种自由的方式来支配自己的财产,所以形形色色的遗嘱也不断涌现。我国《继承法》已对遗嘱的种类进行了明确的规定,其中除了公证遗嘱需要通过国家机关进行外,其他几种形式的遗嘱都可以由立遗嘱人自行操作。由此在审判实践中也引发了不少争议,尤其以代书遗嘱最为典型,尤其是在有近亲属参与的代书遗嘱中,效力究竟何去何从提出一些有益的观点。

根据相关法律规定遗嘱可分为自书和代书遗嘱两种。我国法律对代书遗嘱采用严格法定主义原则。目的在于保护立遗嘱以社会公秩良俗为前提,不受欺诈、胁迫、不违反法律强制性规定的情况下,表达自己对财产处分的真实意思。这一出发点是无可质疑的,但是在现实生活中,因为当事人的受教育程序及法律知识的有限,代书遗嘱容易在形式上存在瑕疵,其效力的认定在审判实践中存在着较大的争议。

如果遗嘱存在形式要件缺乏时,我们应从法律规定入手,从本质上探索其适用的目的性。继承法第十七条的规定需要见证人在场并签名,其目的就是为了确保遗嘱为遗嘱人的真实意思表示,防止见证人或他人的非法行为,确保遗嘱人的真实意思表示。结合本案而言被继承人在立遗嘱时神志清醒故有立遗嘱的能力、遗嘱的表示是作为一种带有财产处分性的单方法律行为,其核心要素在于意思表示自愿真实,即财产继承应当尊重当事人自身的意思,故意思表示真实应当作为判断遗嘱是否有效的第一要素。只要其真实意思的表示不违反法律强制性规定和社会公秩良俗、处分财产属于个人合法财产。认定本案的遗嘱合法有效才符合“意思自治”的精神。

原文地址:https://www.waershi.cn/archives/4561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