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维码
搜索
二维码

微信:

法律知识

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法律知识 » 国外领养中国儿童数量锐减:从每年上万下降8成
  • 广
  • 天空蓝魔虾
  • 澳洲淡水小龙虾
  • 鳌虾
  • 虾粮

国外领养中国儿童数量锐减:从每年上万下降8成

作者:aysz01 发布:06月08日 阅读:9次

[观察者网综合报道]在2000年左右,跨国领养儿童视为照顾被遗弃儿童的热门方式。但全球跨国领养统计(Global Statistics for Intercountry Adoption)显示,从2004到2014年之间,随着领养费用上升和被领养国解决贫穷问题,24个主要国家跨国领养儿童的数量減少了70%。

据美国《世界日报》网站5月1日报道,美国人领养中国儿童在2004年前后达高峰,是美国人领养中国儿童的最高峰,当年约有23000名国外孩童被美国家庭领养,其中中国儿童上万名。但到2014年,外国家庭收养的中国儿童骤降至近2800名。据分析,主要原因是中国的生活改善和福利体系的完善,而外国人的领养费用也相对提高。

“耶鲁女孩”夏华斯(Jenna Cook)与美国妈妈在一起。2012年,她回国寻亲,有50多个家庭现身认亲,但最终夏华斯没有找到自己的母亲。

从1993年11月10日中国颁布《外国人在华收养子女实施办法》起,据不完全统计,20年来,被外国人领养的中国孩子已经超过11万人。

跨国领养的历史起源于加拿大,加拿大家庭最早是收养二战后英国的战争孤儿。国际领养的增长,绝大部分原因是由西方人口数量变化引起的。近几十年来,由于节育、堕胎、晚婚等原因,不想过早生育的女性发现自己已经错过生育年龄无法生育了,还有些人由于身体原因无法生育。

皮特和朱莉拥有一个“联合国家庭”,图为皮特朱莉和他们的孩子们。

英国《金融时报》网站在去年12月报道,美国仍旧是全球最大领养国,但却能清楚看到跨国领养的数量急速往下走:2004年约有23000名国外孩童被美国家庭领养,但2014年的数据却降到近5000名。

数据的陡降,意味着有更好的选择出现?还是全球被遗弃孩童的数量减少?

长期关注全球跨国领养趋势的美国学者彼特·赛尔曼(Peter Selman)指出,在过去,贫困问题是一个家庭遗弃子女的最主要原因。但包括中国、俄罗斯、韩国在内的跨国领养儿童来源国,在过去十年里生活水平都有所提升,这可以解释为什么跨国领养儿童的数量下滑。他说,这背后主要有两大趋势,包括“越来越少孩童被丢弃,以及各国内部领养数量的提升”。

美国学者彼特·赛尔曼

以中国为例来说,从1999年到2009年10年中,作为跨国领养儿童的最大来源国,在2005年有14496名中国孩童被外国领养,但到2014年,中国被领养儿童大幅下降到2800名,十年间数量锐减80%。

中国孩子一直十分受西方国家家庭欢迎,因为其他的国家提供的孩子要么多有残疾,要么就有“贩卖儿童”(比如乌克兰和一些非洲国家)的嫌疑。例外的只有中国,被领养孩子90%以上是健康且年幼的女婴,极少比例的男婴中绝大多数是有残疾或者疾病的孩子。

在收养儿童这件事上,中国和加拿大的“供求关系”非常“完美”地结合在了一起,尽管这种供求关系是耻辱的。60%以上领养孩子的加拿大家庭希望领养到一个女孩,因为女孩更容易和养父母建立起交流和感情,同时女孩长大以后假如会有一些麻烦也无非是“未婚妈妈”或者不爱学习这样的小事,而男孩却有可能去抢银行或者成为黑帮。

其他西方国家媒体也注意到类似的趋势,西班牙《理智报》2月19日报道,截至2015年的过去18年间,共有超过5.3万名外国儿童被西班牙人收养。尤其是过去10年间,这些儿童中多数都出生在中国和俄罗斯。不过,中国已经今非昔比,从那里被收养至西班牙的儿童数量也大幅减少:从2011年的978名降至2015年的363名。俄罗斯的情况类似,2011年被收养至西班牙的儿童为712名,到了2015年只有131名。这些数字对于那些梦想着通过收养成为父母的人们来说不太乐观。

美国收养理事会(National Council for Adoption)主席兼CEO查克·约翰逊(Chuck Johnson)在接受《金融时报》采访时表示:“中国正在构建一个儿童福利体系,这个体系在五年前还没有。”

改善内部社会福利体系,中国不是唯一一个国家。在很多东欧国家以及菲律宾、越南、印度在内的亚洲国家,国内内部领养儿童的数量也有所升高。

至于其他造成跨国领养减少的因素,还包括跨国领养费用的升高,以及民族主义造成的政治紧张局势。同时,由于跨国领养手续日渐繁琐,被领养儿童也越来越难融入一个新的家庭。

图为一对被收养的姐妹写下她们听过最伤人的话:“她真正的家为什么不要她?”“你怎么不挑一个更漂亮点的(小孩)” (图片来源自网络)

中国国内领养儿童增加、俄国中止美国人的领养等种种趋势汇集,等待领养儿童的美国100余万家庭如今要满足心愿,须等更长时间,而手续等费用节节上涨,领养中国儿童如今需要3万至4万美元。

西班牙《理智报》报道,“这是一种持续的势头,几乎在所有西方国家出现了”,塞维利亚大学进化心理学与教育学教授赫苏斯·帕拉西奥斯表示,“现在很多符合收养条件的儿童都在本国被收养了”。

为数不多的输出收养儿童较多的国家之一是越南,2015年有123名儿童从该国被收养至西班牙。越南也是少数允许未婚者收养儿童的国家之一,俄罗斯在2014年已经禁止了这种做法。

另据美联社报道,美国领养人数近年显著减少,导致许多领养代理机构无以为继,有的则走入歪道;另一方面,打算领养的民众面临了更漫长的等候时间,和节节上升的费用。为了争夺领养婴儿的机会,许多人不得不对自己夸大吹嘘,因此诈欺事件也频发出现。而有的人领养心情过于急切,以致成为骗局受害人。

美国国务院在去年12月关闭了俄亥俄州的“欧洲领养咨询公司”,声称该机构被发现收费过高、被领养儿童信息不实等不当行为。数周后,在美国8州领有执照的国内领养机构“独立领养中心”宣告破产,留下烂摊子,令3000余客户无所适从。加利福尼亚州的新婚夫妇库兹和杨鲍比即受到波及,他们表示在两年内已支付该机构约1.6万美元。

专门办理外国儿童领养的许多机构近年都歇业关门,其余机构面临美国家庭领养外国儿童减少也只能苟延残喘。2016年会计年度,外国儿童领养件数仅5372件,比2004年减少许多。

美国收养机构戈拉德尼中心(Gladney Center for Adoption)亚洲部负责人吴巩展表示,2007年是中国儿童被外国家庭收养的最高年份收养小孩,而美国是收养中国儿童最多的国家。

从那年后,供收养的中国健康儿童日益减少,因此收养儿童的排期越来越长,从几年前的5至7年,延长到现在的10年左右。但是,收养家庭等不及,于是该机构6年前开始推荐收养“特许需要儿童”,每年平均收养50人,至今已经协助收养300名左右的“特需儿童”。

许多人将这些出生带有残疾的孩子称为“残疾儿童”,但是吴巩展坚持称他们为“特需儿童”。他说,“为了尊重这些儿童,我们称为特需儿童,这样对他们的健康成长有利”。他说收养小孩,实际上,许多儿童患的疾病在美国不是大问题,可以治好,如唇裂、多指等。也有的儿童只能终身坐在轮椅上,如脑瘫等。

吴巩展表示,在这些收养的中国儿童中,约有八成是残疾儿童。按照这个比例估计,目前美国家庭收养的中国残疾儿童起码有上万人。

这些残疾儿童来到美国后,有人的疾病得到有效治疗,大部分适应了美国生活。被访问的收养家庭夸他们聪明、懂事,“成绩都是A”。有的孩子虽然没有手臂,却能用脚生活自如,他们是一群幸运的孩子。

美国国务院移民签证的统计资料显示,从2009年至2015年财年期间,美国家庭共收养1万8384名中国儿童,平均每年2626人。

而美国国务院在2015年4月发布的报告数据称,美国家庭跨国收养儿童的首选仍是中国,不过收养数字较此前有所下降。美国收养理事会负责人查克·约翰逊表示,从1999年起,美国家庭收养的中国儿童共计7.1万多名。

数据显示,2014年美国家庭从中国收养儿童2040名,占当年美国家庭从海外收养儿童总数的2/5。美国家庭收养中国儿童人数的峰值出现在2005年,2014年的数字是峰值年份的1/3,较2013年也下降了9%。报告说明指出,近年来中国政府开始鼓励境内收养,因此造成美国跨国收养的数字有所下降。

查克·约翰逊称,该机构目前掌握的数据显示,从中国收养的孩子中约有八成是特殊需要儿童,包括患有先天残疾或出生时患有严重病症的儿童,如先天性脊柱侧弯、出生时并发脑积水等。收养有特殊需要儿童的美国人克罗尔表示,自己有能力照料特殊需要儿童,美国当地也有很多保育设施可以利用,但在中国、特别是偏远乡村地区则不具备这些保育设施。

对许多美国家庭选择收养中国儿童,美国国务院儿童事务办公室特别顾问雅各布·布斯表示,中国在海外收养方面建立了一整套成熟的中央管理体系,中国政府在收养程序中体现出可靠高效的办事风格,赢得美国家长和相关部门的称赞,而并不是每个国家都能做到这一点。

霍夫曼太太收养的中国唇裂儿童布莱丝,现已基本治愈。

委托前述戈拉德尼中心收养了唇裂中国儿童的霍夫曼(Jane Hoffman)太太对《世界日报》说,“当时,去中国申请收养孤儿的美国人越来越多,排期越来越长,大约需要五年到七年的时间,但收养残疾儿童则很快。”

目前,中国政府已经收紧政策,大幅度减少了输出中国儿童的数量,可能由于男女性别比例的逐渐失衡、生活也都温饱了和诱拐儿童供国际领养类的丑闻。同时对外国领养家庭的限制也更为严格,单身、同性恋、肥胖、年纪大、不够富裕、经常离婚和结婚、服用抗抑郁药或者已有多个孩子,只要有其中一条,都会遭到中国的拒绝。

据《英国金融》引用的数据,中国约有70万名孤儿(无父母照顾的孩子),其中约有10万名孤儿被国家机构收养,剩下大部分孩子获得政府补贴。

养育儿童的最佳环境是家庭而不是机构,雅各布·布斯表示,“美国人的开放和爱心能给海外收养来的孩子提供充满爱的家庭环境”。美国有一个名叫“领养中国儿童家庭协会”的全国性互助小组,为收养中国儿童的美国家庭提供保持联系沟通的平台。被美国父母收养的中国儿童并没有断掉与中国的联系,有的美国父母会带孩子参加到中国寻根的回访活动。很多被收养的中国孩子虽然现在只能讲英语,但养父母会也让他们去上中文课。

但是这些回国寻根的故事也有很多无奈,2012年夏天,被媒体称为“耶鲁女孩”的夏华斯(Jenna Cook)到武汉来寻亲。25年前,大概出生一个月左右,她被遗弃在武汉宗关办事处附近。在武汉,她接到一二百个认亲电话,与50多个家庭见面、聊天,倾听他们的故事,拥抱、流泪、合影。新闻图片看,真的有不少妇女抱着华斯泪流满面,还有人要验证她身上的胎记。但最终,夏华斯没能找到自己的母亲。

外媒报道夏华斯寻亲的故事

问题是,如果夏华斯不是拥有美国国籍已经在耶鲁读书,而只是一个在中国福利院长大,现在在富士康打工的普通中国女孩,会不会有这么多的家庭,这么多的中国妈妈流着泪来认亲?

观察者网综合人民日报海外版、参考消息、金融时报、世界日报网、腾讯文化大家专栏作者席越文章等报道

原文地址:https://www.waershi.cn/archives/3409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