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维码
搜索
二维码

微信:

法律咨询

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法律咨询 » 筹款超400亿!三大网络筹款平台发布个人大病求助自律公约
  • 广
  • 天空蓝魔虾
  • 澳洲淡水小龙虾
  • 鳌虾
  • 虾粮

筹款超400亿!三大网络筹款平台发布个人大病求助自律公约

作者:aysz01 发布:08月27日 阅读:0次

在网上发起个人大病求助,有望面临更为严格的审核和监督。10月19日,爱心筹、轻松筹和水滴筹三大网络筹款平台在北京联合发布《个人大病求助互联网服务平台自律倡议书》(以下简称“倡议书”)和《个人大病求助互联网服务平台自律公约》(以下简称“自律公约”),承诺将对平台进行技术升级改造,包括明确告知用户大病求助不属慈善募捐、加强求助信息前置审核、建立失信筹款人黑名单等多项措施。

三大平台大病筹款超过400亿

广州的刘玲(化名)刚生下宝宝不久就被查出患上乳腺癌晚期,丈夫失业在家,原生家庭也同样艰难,无奈之下,她选择在一家网络筹款平台发布了个人求助信息,短短数日,就筹到了60万元医疗费。

随着互联网技术的飞速发展及移动支付手段的成熟,利用社交网络获得大病救助,成为越来越多家庭的选择。南方日报记者从三家平台获取的最新数据显示:2014年成立的轻松筹已经为253万个家庭筹集超过255亿元;2016年成立的水滴筹为超过80万人筹款100亿元;而上线三年多的爱心筹,筹款金额也接近50亿元,帮助超过30万家庭。这也意味着,仅这三家平台,大病求助网络筹款总额已经超过400亿元,惠及超360万人。

但快速发展的网络众筹平台,也面临各种尴尬。随着平台求助用户规模扩大,加之平台审核甄别人力有限、求助人家庭财产状况缺乏有效的核实手段等制约因素,个人大病网络求助“鱼目混珠现象”不时显现,透支公众信任。闹得沸沸扬扬的“罗一笑事件”、“王凤雅”事件,就有网友质疑平台未尽审核义务。有媒体曾以虚假医疗诊断证明测试,结果成功在数家网络众筹平台申请到筹款,令公众哗然。

明确个人求助不是慈善募捐

如何防治诈捐骗捐,避免“破窗效应”,成为考验平台运营方的难题。由爱心筹、轻松筹和水滴筹组成的专项小组先后在成都、广州、济南和北京进行了调研,举办了10多场个人大病求助互联网服务平台自律座谈会,与当地慈善组织、医疗机构、医护人员、社区工作者、志愿者、媒体记者、律师、受助人、赠与人等120余名代表进行了深入交流。除了实地座谈,专项小组通过网上向全国各地的慈善组织、专家学者、媒体记者等社会各界人士征求了意见。历经3个月的反复研讨和条款修订,形成了倡议书和自律公约。

倡议书共有9条,包括:倡导与公募慈善组织对接、加强求助信息前置审核、搭建求助信息公示系统、抵制造谣炒作恶意行为、建立失信筹款人黑名单等。

自律公约共有34条,包括规定平台应在页面显著位置公开收费标准(包括平台服务费)、平台和求助发起人各方权责利等信息。

“网络众筹不属于公益慈善?”这是很多人的疑问。记者获悉,此次倡议书第一条即明确指出,“个人求助是利用网络社交渠道,针对特定个人进行的赠与,不是面向非特定对象的慈善募捐,相关法律责任由发起人等相关人员承担”,并要求平台在显眼位置提示用户。

个人在平台发起大病求助,是否必须公开工资收入、房产、车辆等信息,一直备受争议。此次自律公约提出,平台因要求发起人尽最大努力公开家庭经济情况以及获得政府医疗救助等信息,对于以上信息,求助人“可自行提供证明材料,也可邀请第三方协助佐证。”对于夸大事实、病历造假、挪用医疗款等行为,平台将建立“失信筹款人”黑名单制度并公示,各平台之间将共享信息。

此外,记者发现,自律公约要求平台设置个人单次求助金额上限,原则上单次求助金额不得超过50万元,超过50万元需要说明原因并公示。

前置审核考验平台运营成本

倡议书要求,平台应加大资源投入,配备与求助规模相适应的审核力量,实行机器智能和人工“双审核”。针对此前媒体测评发现的未经审核信息即可发起筹款的漏洞筹款平台,倡议书也提出,求助发起人提交信息后,“平台要审核通过才能上线和生成筹款链接”。

“三家平台讨论时,争议最大的就是求助信息前置审核。”一位参与其中的业内人士透露,前置审核显然将大大增加各家平台的运营成本。这位人士告诉记者,机器智能审核主要是通过图纹识别等技术甄别诊断书和图片信息,大量的审核仍需要依靠人工。目前除了身份证信息可以接入公安部系统,其他个人资产如房子、车子等信息,难以依靠平台去核实。此外,前置审核需要多长的反应时间,也考验各家平台投入资源力度。

记者在现场实测,发现目前平台仍然可以在审核前生成筹款链接转发。对此,三家网络众筹平台表示,自律公约发布后,平台的技术改造升级将在30个工作日内完成。

业内人士认为,三家平台能坐下来共同为网络众筹行业发展构建良好环境努力,本身就值得肯定,也是一个很好的开始。不过筹款平台,目前网络众筹行业存在的问题,单靠平台自身难以解决。例如,虽然倡议书提出搭建信息公示平台,但目前三家平台还无法实现数据之间的互通。这也意味着,目前仍无法杜绝真实案例在不同平台上重复筹款的问题。另外,自律公约虽然对个人大病求助收款方做了限定,但对于筹集款项最终用途却无力监管。而且倡议书和自律公约没有强制性,目前只有三大平台参与,是否能得到其他平台响应和认同,仍有待观察。

【记者】严慧芳

【实习生】李莉

原文地址:https://www.waershi.cn/archives/2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