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维码
搜索
二维码

微信:

法律新闻

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法律新闻 » 一文看懂北稻与苏稻历史传承、商标纠纷来龙去脉
  • 广
  • 天空蓝魔虾
  • 澳洲淡水小龙虾
  • 鳌虾
  • 虾粮

一文看懂北稻与苏稻历史传承、商标纠纷来龙去脉

作者:aysz01 发布:02月04日 阅读:269次

最近几日,轰动全国的“红牛”商标争夺案看似尘埃落定,却又似乎风波未平。全国乃至全球知名品牌的商标之争总是不断撩拨着大众的神经,究其根本原因无外乎是其背后的巨大利益之争。

  “红牛”商标争夺案暂时告一段落,吃瓜群众渐渐散去,着急忙慌赶着追逐下一个热点。与“红牛案”同样备受关注的“稻香村”案历经十载,仍未有定论,或将成为下一个大瓜。那么,南北稻香村到底是怎样的传承关系、又是如何相爱相杀的呢?

  “稻香村”品牌应该归属于谁?

  闻名全国的“稻香村”品牌到底什么来头?北稻与苏稻又是什么传承关系?谁更为正宗呢?

  据历史专家考证,苏州稻香村,可追溯至清乾隆三十八年(1773)开设于今观前街的稻香村茶食糖果摊,若干年后三位摊主在玄妙观照墙东首洙泗巷口开店。

  据光绪三十一年《商部各类公司注册表·商类》记载,稻香村茶食糖果号于此年正月二十四日在商部注册为稻香村茶食糖果公司,有限性质,资本4200千文,出资人为沈诒记、沈树百、王慎之等四人。清末,稻香村已驰誉全国,成为中国月饼糕点的代表。

  民国十四年(1925)9月3日,稻香村获农商部颁第贰类第一百十号商号注册执照,禾字稻图商标,地址为苏州观前大街洙泗巷东首第34号。1926年中秋节前,稻香村将旧屋翻造西式高大门面,特加“禾”字商标。

  1956年1月,稻香村参加公私合营,更名公私合营稻香村茶食糖果号,次年改称公私合营稻香村茶食糖果商店。后20年中多次更名,直到1978年3月,恢复苏州市稻香村茶食糖果商店。1998年7月1日,国营苏州稻香村食品厂作为苏州市贸易局改革试点单位,改制成股份合作制企业。

  2004年3月,成立股份制企业——苏州稻香村食品工业有限公司,2006年在苏州工业园区建成了现代化的模范食品工厂,同时依法受让“稻香村”注册商标,稻香村成为具有发源地、历史文化和商号商标完整知识产权的老字号企业,进入了新的发展壮大时期。

  清末民初,由于那时包装、存贮和运输等条件有限,不能满足外地需求,苏州稻香村一直标榜“只此一家,并无分出”,但其正宗的名气越来越盛,对外地的吸引力也愈益增强,伪冒“稻香村”字号靡然成风。当时稻香村的牌号几乎遍及全国各地。上海、北京、天津、河北、沈阳、山西、山东、安徽、湖南、重庆、武汉、江浙一带等许多城市,开设多家稻香村店铺。

  据公开资料,北京稻香村起源于清朝光绪二十一年(公元1895年),握有稻香村食品制作绝技和经营谋略的金陵人郭玉生,带着几个伙计来到北京,在前门观音寺打出了“稻香村南货店”的字号,自此,稻香村落户京都。鲁迅先生寓居北京的时候,经常前往购物,《鲁迅日记》中有十几次记载。1984年,北京稻香村第五代传人刘振英先生恢复了这个享有盛名的老字号食品企业。

  不过在历史学者所写的一篇《老北京“稻香村”诸字号考辨》论文中,通过稽考历史上老北京多种牌记的“稻香村”字号的史事变迁,得出结论:“今日的‘北京稻香村’作为一家全新的现代食品企业,与历史上北京的‘稻香村’老字号没有任何渊源和延续的、明确的承继关系,所谓从郭玉生、汪荣清和朱有清等再到刘振英的五代乃至六代传承谱序也是编造的、错误的,完全不能成立。”

  “稻香村”商标应该归属于谁?

  由于种种原因,北稻和苏稻都持有“稻香村”商标,那么谁先谁后?谁更占理呢?

  据国家知识产权局商标局中国商标网公开信息显示,“稻香村”商标(稻香村DXC及图)由苏州稻香村分别于1982年、1988年提出申请,1983年、1989年核准注册,注册类别为第30大类,3006小类,应用范围涵盖饼干、果子面包和糕点。

  1996年,北京稻香村申请手写体“稻香村”,注册类别为第30大类,3007小类,应用范围包括饺子、包子、馅饼等,1997年核准注册。

  据公开报道,在2003年到2008年期间,苏州稻香村曾两次授权北京稻香村使用苏稻拥有的糕点类“稻香村”商标。

  2010年,北京稻香村开始申请“北京稻香村”商标,注册类别为第30大类,包括3006类小类,直到2015年注册成功,获得了“北京稻香村”糕点类商标。后以此延伸到“三禾+北京稻香村”商标。

  由此加剧了南北稻香村的冲突。近年来,苏州稻香村与北京稻香村分别在多地以涉嫌商标侵权为由提起诉讼,双方各有胜负。

  关于如何解决南北稻香村的商标之争,众多知识产权专家发表过看法。中国人民大学知识产权学院院长、著名知识产权专家刘春田教授在《法律适用》杂志2019年第3期《知识产权司法的大国重器》一文中对关于“同案不同判”引用稻香村案例时说,此案本质是“稻香村”商标权的归属问题,归根结底是同案不同判问题。“稻香村”可谓食品界的“同仁堂”,清、民国、新中国三朝老店,誉满天下。处理该案,法官需要的人格与精神素养再简单不过:良知居心,神明当头。首先是事实不难弄清。“稻香村”发迹于清乾隆年间,200多年从未中断,从未易主。当下的两家“稻香村”商标使用者,谁是首创,谁是搭车,孰先孰后,谁是香火不断的拥有人,谁是浑水摸鱼,利用超法治手段攫取“名分”的伪权利人,谁是老实本分的生意人,谁是欺世盗名的“套利者”,谁是合理合法的权利人,谁是张冠李戴的搅局者….,历史渊源,来龙去脉,如同和尚头上的虱子,一清二楚。处理该案基本的专业素质也简单明了:无非历史的眼光,大局观念,加上基本的是非分辨。因此,在一个尊重历史,尊重事实,法治清明,知识产权法制基本完备的国度,处理本案要考验的不是法官的“专业素质”,而是他们的人格、精神素养与职责担当。对此案,社会公众期待一个理性的判决。

  中国知识产权法学研究会副会长冯晓青教授表示:“根据我国《商标法》规定,法律规定应遵循申请在先的原则,商标和指定商品一旦注册成功就受到法律保护,商标保护的本质包括保护商标的专用权,由此推论,北京稻香村的‘稻香村’商标本是不应被给予核准的,但却突破商标保护限制注册成功,这也是造成后续纠纷案件的根源所在。”

  冯晓青认为,苏州稻香村在糕点等商品上在先注册了“稻香村”基础圆形图章商标,并围绕着该商标在糕点等商品上取得了巨大的市场份额和良好的商业信誉。从消费者角度来看,购买商品时并不是看上面DXC三个大写字母或整个圆形,识别商品来源的核心信息其实是“稻香村”三个字。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商标法》第十三条规定的驰名商标跨类保护,苏州稻香村作为合法权益人,有权利禁止其他厂商在糕点、月饼和面包等商品上申请注册或使用任何其他类似于“稻香村”名称的商标。

  对于老字号之间的纠纷,中华商业联合会老字号工作委员会秘书长、老字号专家张健认为,第一要尊重历史;第二要遵守契约精神和诚信原则;第三,遵守《商标法》中“保护在先权利”原则;第四,公平竞争,正当竞争。她呼吁,中华老字号企业应该团结合作,共同发展,商标之争不利于老字号企业的发展。要把更多时间和精力放在提升产品质量和服务质量上,把企业做大做强。

  张健认为,尊重在先权利,在后的对在先的商标品牌应给予避让。比如南北同仁堂之争,二者一脉相承,但从法律上来讲,商标所有人只能有一个。2008年,南京同仁堂选择重整品牌,全面启用“乐家老铺”,结束了同仁堂品牌的“南北”之争。“这是一个很好的发展方向。”张健说。

  稻香村商标纠纷主要涉及到商品分类表中的第30大类的争议上,具体分布在第3006小类上和3007小类上。北京理工大学副教授、北京理工大学法学院知识产权研究中心副主任侯仰坤建议,把3006小类全部划分给苏州稻香村,把3007小类全部划分给北京稻香村。另外,两家之间再设立一些约定,如果苏州稻香村想要生产销售属于3007小类的产品,要与北京稻香村签订许可,苏州稻香村使用北京稻香村拥有的相应商标的权益,并支付许可使用费;同样,北京稻香村想要生产销售属于3006小类的商品,应当征得苏州稻香村同意,并要支付相应许可使用费。这是一个折衷方法,最终目的是让两家联合起来,把稻香村的品牌做得更好。

原文地址:https://www.waershi.cn/archives/154966